月兔小说

呼和浩特八大怪

发布时间:2019-08-23 19:58:42 来源:遇见—呼和浩特关键词 : 小吃 烧卖 王昭君 糕点
原文发布时间:
原文作者: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的头条号:遇见—呼和浩特

和云南昆明等很多国内城市有自己奇风怪俗的特色一样,呼和浩特作为北方重镇、塞外名城,自然也有他约定成俗的坊间承习,经年不断的流传。从事旅游工作十多年了,在接待南来北往的游客的过程中,很多我们置身其中早已见惯不怪的身边民俗,在外地人眼中竟是他们口中津津乐道、啧啧称奇的奇闻异事。于是把他们眼中看到的奇特总结归纳出呼和浩特八大怪:“喇嘛昭庙多如宅;白食红食蒙古菜;昭君墓里埋着鞋(hai);薄皮包子叫烧麦!回建倒比蒙建帅;纱巾裹着大脑袋;鼓楼不闻锣鼓来;说话尾音往上拽”。枯燥的风情民俗介绍用这样的方式,为远道而来的客人娓娓道来,既总结了呼和浩特古往今来的民风特色,也含盖了魅力青城的发展历程,令国内外游客记忆深刻、流连忘返。(呼和浩特上市公司)。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一:喇嘛召庙多如宅!

呼和浩特素有“召城”美誉(“召”在蒙古语中意为“寺庙”),这里召庙云集,不计其数,多数建于明代,民间有“七大召、八小召、七十二个绵绵召”之说。具有非常鲜明的民族特点和塞外风情。其中以“银佛寺”(大召)、宽敞博大的席力图召、五寺连襟相映生辉的乌素图召、“广化寺”喇嘛洞召最为有名据称,过去呼和浩特城内召庙云集,有大小庙宇五十多座,故有“召城”之称,而今天我们能看到或值得看一看的恐怕也只有这三个地方了。历史上,呼和浩特曾建造过几百座各种寺庙,且以喇嘛教的召庙为主,这样就名符其实地形成了人们所说的“召城”。喇嘛召庙的大量建造和召城的形成主要集中在明、清两代。从明朝的万历年间到清代的乾隆时期,仅仅200余年的时间里,呼和浩特就出现过三次大的建庙高潮。第一次是明代的万历到天启年间。到明末时,呼和浩特已建起了整个内蒙古地区最早的10座喇嘛教(黄教派)召庙,这里成了当时漠南蒙古地区的黄教发源地。第二次高潮是在清初的顺治年间到康熙年间。这时喇嘛教的势力得到了清政府的扶持,得以迅速发展,筑庙的地域进一步扩大,密度也急剧增加。其间,共建了召庙约50余座。第三次建庙高潮是在雍正到乾隆年间。这一时期,又先后建造了20余座召庙。明、清两代所建的百余座召庙,几乎都是在这三次建庙高潮中所建。从明末到清代前期,特别是“康乾盛世”,是这一地区喇嘛教发展最繁盛的时期。当时,呼和浩特市区及周围地区约有一半以上的土地是属于召庙的庙产。召庙中的喇嘛达到万人之多。由于当时对出家的喇嘛家庭给予的减免赋税服役等政策的吸引,当地的蒙古族男子中,平均每2——3人就有一个人出家当喇嘛。几乎每个家庭都有出家的人,而拥有众多喇嘛的大大小小召庙遍布城池,比定居住宅的毡包民房还多!可谓是召庙林立,信徒众多,佛教鼎盛的时代,用“一座城池半城庙”来形容旧时的呼和浩特一点也不为过了。(呼和浩特上市公司)。

由此,与全国各个城市相比较,呼和浩特曾经的佛教文化之鼎盛到如此极致,怕是无城能及的了,而“喇嘛召庙多如宅”作为呼和浩特八大怪之首也当之无愧了!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二:白食红食蒙古菜!

蒙古族习惯上把乳食称为白食,把肉食称为红食。这些白食与红食在制法上和吃法上,有明显的草原特色。蒙古族是一个有诗意的民族,他们精于畜牧之道,这成为他们饮食习俗的“基因”,创造出了独具风格的饮食文化。蒙古族的传统饮食分为两大系列。“白食”和“红食”,“白食”就是乳及轧制品,“红食”就是肉及肉制品。有专家考证,名扬天下的韩国烧烤就是源自中国元代的蒙式烧烤,至今在日本札幌和中国香港的繁华闹市区都有“成吉思汗铁板烧饭庄”。 蒙古族的饮食习惯为先“白”后“红”。无论大小宴席或邻里之间的日常往来招待客人,蒙古族人都以白色食品为先导,如果直接端上“红”食招待客人,会被认为主人不太尊重来客把他当成“饿”棍。 同样,客人不先品尝“白食”,看见“红食”上来就动手,那就要被主人小看,认为来客不懂“规矩”,不懂礼貌,不值得尊重。在用“全羊席”招待客人时。常在羊头上放一块羊拐大的黄油,由此来表示再高档的“红”食仍以白食为先导之意,可以说这是“以白为先”的典型例子。以白为先,是蒙古族的一般饮食习俗。以白为尊,是渗透在蒙古族人物质和精神生活中的一种非常主要的习俗,这与草原人生存环境和生产生活方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白食为草原儿女提供丰富的营养,红食是马背民族强健体魄的源泉,白食与红食,构成了蒙古餐饮的最基本的元素。貌似色彩单调,但不乏丰富的营养和科学的饮食搭配。如今,蒙餐虽不能与四大名菜同论分毫,但在北方游牧地区,其适合地理人文自然特性的餐食习惯,必有其合理的科学解释。试想肥美的手把肉过后,一碗香醇浓郁的奶茶恰好可以既增加人体所需蛋白质,也可以化解油腻促进消化。因此,在呼和浩特大大小小蒙餐馆,家家火爆,生意兴隆。走进蒙餐馆传统装饰浓厚的蒙古包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块朵颐的饕餮食客们在席间歌舞感染之下,一个个随歌起舞、推杯换盏、高歌猛进,或在牧歌长调悠扬的旋律下,凝思遥想体味着马背民族一路走来的沧桑巨变,或在呼麦强劲的万马奔腾之中感受着蒙古民族的豪放与激昂。席间哈达献上宾,银碗敬尊贵,自然酒是不会少的了。然酒精随着奶茶的化解、歌声的宣泄,倒显得各个食客都是海量了。这也是蒙餐食客们每每酒劲酣畅、醉意浓香,却很少有烂醉酒场的缘故了。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三:昭君墓里埋着鞋(hai)

位于呼和浩特市南9公里处的大黑河畔的那座苍绿青冢,就是史籍记载和民间传说中汉代名妃王昭君的墓地.始建于公元前的西汉时期,距今已有2000余年的历史,现为内蒙古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级旅游区。相传这里埋着昭君的一只绣花鞋,而“墓里埋着鞋”则由此得来。因王昭君出生在湖北宜昌市,那个时候是属于荆州南(江陵)郡秭归县人。荆州方言很有特色,当地人称“鞋子”为“孩子”的音。后人为了体现对王昭君的敬仰之情,故将八大怪中的鞋的音读成“孩”,以取谐音之意。

昭君墓,又称"青冢",位于在中国历史上,王昭君是一位献身于民族团结的伟大女性.王昭君,名墙,字昭君,西汉时南郡秭归人(今湖北兴山县),出身平民家庭。汉元帝初年被选为妃子的女子),入宫几年未见皇帝一面。公元前33年春,匈奴呼韩邪单于第三次到长安,入朝见汉帝,自言“愿婿汉氏以自亲”。深居宫中的王昭君得知后,便自愿担当和亲使者,嫁给呼韩邪单于。王昭君随呼韩邪单于奔赴塞外的漠北匈奴王庭,被封为宁胡瘀氏。王昭君出塞和亲,对当时汉匈和平友好关系的巩固和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此后60年间,汉匈两族一直和平友好相处。王昭君死后,女儿须卜居云次、女婿须卜当、外孙大且渠奢及其侄子王歙、王飒等人,都曾继续为汉匈间的和平作过许多努力。

传说,昭君坟墓有十多处,以青冢名声最大。它位于呼和浩特南郊九公里处,背依巍巍的大青山,近旁滔滔的大黑河,漠野苍穹之下,凉秋之际,塞草皆白,唯独此冢草儿茂盛、青绿,孤冢突兀而起,河水气蒸氤氲,古冢青光溟朦!远见数十里外,故曰青冢。晨曦与晚霞的映照,墓的景色随时变化:晨如峰,午如钟,酉如枞。青冢高33米,占地20多亩,经历了二千多年的风吹雨淋,洪水的冲刷,冢土不但不减少,而是不断增高,传说其神奇归结为昭君的神力。

关于青冢的来历民间传说很多:

其一昭君奉玉帝之命,升天时候,慢慢上升,她频频回顾爱戴她的百姓,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铲土搭土台,要拉住她,她往上升,土堆往上长。突然,天空中喷射出耀眼的红光,随着一声巨响,昭君不见了,留下了这座山丘似的青冢。

其二昭君死后,当地的匈奴人深深地怀念她,用袍襟掬土堆成了青冢。

其三据《达拉特旗地名志》记载,该处是当年昭君出塞时路过的金津渡口。传说她过河时,不小心把一只绣鞋掉进河里,当地百姓纷纷下河打捞它,终于打捞上来,把它埋在一个坟丘里。昭君归天时,黄河渡口突然闪过一片红光,紧接着一声巨响之后,该坟丘变成了高大的青冢。

关于青冢的记载,盛唐时,李白诗云:“死留青冢使人嗟”,杜甫诗云:“独留青冢向黄昏”。

白居易有诗《青冢》: 传是昭君墓,埋闭娥眉久。凝脂化为泥,铅黛复何有?

青冢是否昭君埋葬之墓呢?

世人众说纷纭,又没有考察挖掘,难以确定。

昭君坟墓有十几处,即使她的一件衣服,一只绣鞋,甚至于她鞋里倒出来的一把土,当地百姓都把它视为珍品,垒坟纪念,表现了各地百姓对昭君,这位和平、幸福女神的崇敬、热爱和怀念的共同心愿!昭君墓不是普通的坟墓,而是一座座历史的纪念塔。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四: 薄皮包子叫烧麦!

除了烤全羊、奶制品、风干羊肉以外,塞外青城呼和浩特市历史久远、扬名最广的小吃,恐怕非烧麦(又称稍美)莫属。虽说现在的烧麦远扬大江南北,可其鼻祖却在呼和浩特。因此,呼和浩特的烧麦最地道。外地人来到青城,如果不吃一顿美味烧麦的话,就像是去天津不吃狗不理包子一样令人遗憾。

早在清朝时,归化城(今呼和浩特市)的烧麦就已经名播京城。当时前门一带,一些烧麦馆的门前悬挂的招牌上,就标着“正宗归化城烧麦”以揽食客。可是烧麦究竟源于何时,众说纷纭,已很难说清楚。

“捎卖馄饨列满盘,新添挂粉好汤圆”。乾隆皇帝诗句中的“捎卖”就是现在呼和浩特的烧麦。关于烧麦的来历,有一种说法是:早年呼和浩特的烧麦都在茶馆出售,食客一边喝着浓浓的砖茶或各种小叶茶,吃着糕点,一边就着吃热腾腾的烧麦,为取“捎带着卖”之意,所以烧麦又称“捎卖”。据《绥远通志稿》中记载:“惟室内所售捎卖一中,则为食品中之特色,因茶肆附带卖之。俗语谓‘附带’为捎,故称捎卖。且归化(呼和浩特)烧麦,自昔驰名远近。外县或外埠亦有仿制以为业者。而风味稍逊矣。”

呼和浩特的烧麦,过去专作早点之用,多由茶馆经营。而如今,在呼和浩特市的许多饭馆都兼营烧麦,专门经营烧麦的大小饭馆更是星罗棋布。

烧麦是一种约有小笼包大小的主食。做烧麦的步骤是:用特制的擀面锤,把和好、揉到的面垫淀粉擀成薄薄的皮,再碾成荷叶状;新鲜羊肉配葱姜等佐料拌成馅,再勾以熟淀粉,成为干湿适度,红、白、绿相间,香味扑鼻的烧麦馅;把馅放在烧麦皮子里轻轻捏成石榴状,上笼蒸七至八分钟即熟。

烧麦出笼,顿时鲜香四溢。观其形,晶莹透明,皮薄如蝉翼,柔韧而不破;用筷子挟起来垂垂如细囊,置于盘中团团如小饼,人称是“玻璃饺子”。因为内蒙古大草原的羊多以沙葱为食,自然去膻味,所以,呼和浩特的烧麦吃起来清香爽口,油而不腻。

早年呼和浩特市的烧麦以位于旧城大西街“德顺源茶馆”最为著名。德顺源的前身是糕点铺,1931年时改为茶馆。德顺源的烧麦以风味独特而闻名遐迩。该茶馆对做烧麦的羊肉、面粉、大葱等原料都要求很严格,不合要求的坚决不要。据说这个茶馆的烧麦师傅切肉馅时,下垫一块包花布,飞快地切起来,肉馅切好后,用下面的包花布把馅兜起来,倒在盆子里,肉碎而包花布完整不破。德顺源经常是茶客盈门,客满时多达200多人。那时,到德顺源品茶点吃烧麦就像现在到北京全聚德吃烤鸭一样时髦。

吃烧麦,还必须佐以沏得酽酽的砖茶,这种茶产自两湖等地,被压成砖头形状,故名砖茶。它具有解油腻、促消化的作用,草原上的牧民由于肉类摄入太多,尤其钟情于这种茶,据说,国家专门设立了砖茶储备库,供牧民饮用。早年呼和浩特的烧卖,都是在茶馆里出售,食客一边喝着浓浓的砖茶或各种小叶茶,吃着糕点,一边就着热腾腾的烧卖,天南地北地聊着旧事与新闻,那浓郁的香气久久飘荡在茶肆之间。

一般情况下,呼和浩特的烧麦一两有八个,饭店的标准是以烧麦皮的重量为计,不将羊肉馅计算在内,所以一两烧麦皮包出的烧麦远重于一两。能吃尽二两烧麦,就能算作好汉一条。而许多到访呼和浩特的外地游客,想品鉴正宗的烧麦,因不知呼市人这般实在,往往闹出叫了半桌子烧麦,却吃不了兜着走的笑话。现如今,呼和浩特时兴手搓羊肉馅烧麦,这种烧麦的肉馅由传统搅碎的肉泥变成了搓碎的肉块,因为油放少了,所以口感较传统烧麦更清爽。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五:回建倒比蒙建帅!

说到呼和浩特的第五大怪:回建倒比蒙建帅!就不得不说说呼和浩特回民区的这些年的建设成就,而说起回民区就要提到伊斯兰风情街和与之比邻的蒙元文化街。

2006年7月,呼市回民区全长一公里多的伊斯兰风情街完工, 2007年紧邻着它的蒙元风情街也完工,呼市浓郁的民族特色在这些大手笔的城市规划中彰显出来,从而,它有了与塞北名城相匹配的非凡气质。从伊斯兰风情街一路开过去,道路两旁以拱券、穹隆、彩色琉璃砖装饰出来的高楼建筑对视觉有很大冲击力,据说,此风情街的样式参考自土耳其、伊朗、迪拜的建筑风格,以沙漠黄为主而绿白相间的色调,一排排尖拱形并列的门窗,一个个浑厚饱满的绿色或金黄的球形殿顶,如此密集,让人领略到浓郁的伊斯兰风情。位于风情街的清真大寺,据说清乾隆时期所建,是呼市最早和最大的清真寺,清真大寺对外开放,任人进出,也不售票,所以沿着青砖小巷走进去,看到的都是头带白帽或穿白衣的穆斯林来来往往,迎面是一座望月楼,月亮象征发展,星星象征团结,星月组成图案象征着信仰伊斯兰教。所以时时能看到建筑顶的月牙,据说那月牙的方向也是有规定的,开口要向左或左上,是不断变大的上弦月。望月楼顶自然也有一轮上弦月,这望的不知是天上的,还是建筑上的,或是本来就存在于穆斯林心目中的。两座青砖礼拜堂,绿色牌匾门窗,门额用阿拉伯文塑出寺名,饰以各种图案,比如金色花纹以及玫瑰花叶。

沿着呼市北门那个大的十字路口向南过去,便是蒙元风情街,它是伊斯兰风情街往大昭方向的延长线,每个建筑顶上都有着蒙古大帐形制的圆顶,而色调也转为蒙古蓝和红。这里是呼和浩特老城区,虽经几任政府下决心整治改造,环境面貌一新,但改变人的固有传统习惯远比建一座座高楼要难得多。出租车,自行车,电三轮车,甚至拉着满满水果的驴车也大摇大摆地走在街头。以呼市北门为原点南望北朓,向北可见伊斯兰民俗风情,往南则尽揽蒙元文化风貌等。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蒙元风情街和伊斯兰风情街照明改造是该市两位一体重点城市亮化工程之一。蒙元风情街全长4300米,蒙古族文化加上元代宫殿屋顶建筑样式体现浓郁的民族特色;伊斯兰特色风情街南起旧城北门、东至中山路西端、北接新华大街,全长1150米,是纵贯呼和浩特南北的重要交通要道。这里居住的民族众多,民族风格建筑集中,商业繁荣。连全世界KFC千篇一律的装修遭遇蒙元特色。虽说是建筑装修也有蒙古族特色,但无论其突出的外表和寓意的内涵都无法体现出大元帝国的豪迈和成吉思汗的霸气。与同一条街叫不同名字的伊斯兰风情街相较,后者的建筑装饰更有异域风情、更突出小巧玲珑、更觉得味道十足。在这个蒙古族自治区首府的心脏地带,本该凸显的蒙元文化反被后来居上的伊斯兰高调张扬的风采所掩盖,很多游客会不经意还以为自己到了中东,或者至少会产生置身银川的错觉。而在现代都市的呼和浩特,蒙汉回各民族风俗相互融合、建筑风貌相得益彰,而各民族手足情深和睦相处、团结一心和谐发展,成为呼和浩特不断进步日新月异的原动力。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六:纱巾裹着个大脑袋!

呼和浩特地处北方腹地,位置恰好是介乎沙漠与与平原边缘地带,近年来,我国北方地区沙尘暴天气越来越猖獗,内蒙古的沙尘暴尤为严重。有着塞外青城之称的呼和浩特也未能幸免,随着人们对环境的重视和关注,沙尘暴已经越来越严重影响到人们的生活,成为一个无法避免的话题,草原荒漠化是沙尘暴频发的重要原因。

沙尘天气在20世纪70年代发生的日数最多,从70年代到90年代沙尘天气发生日数总体上波动下降。沙尘天气的年际变化均以1972年最高,但不同沙尘天气发生日数最少年份不同,最小值为0d,2000年略有上升。沙尘天气呈现春冬季节发生日数多,夏秋发生日数少的季节变化趋势,每年的4月份为沙尘天气出现最多,7月份、8月份或9月份出现最少。沙尘天气的发生与空气相对湿度、降水量呈现极显著或显著的负相关,与风速、蒸发量呈现极显著或显著的正相关,与气温变化关系不明显。沙尘天气是指强风从地面卷起大量尘沙,使空气浑浊,水平能见度明显下降的一种天气现象。依据沙尘的不同浓度把沙尘天气分为沙尘暴、扬沙和浮尘川。沙尘天气所携带的沙尘微粒所引发的气候学效应,不但对当地大气能见度、大气光学特征、地气辐射平衡等产生影响,导致自然生态植被也收到严重破坏。据说呼和浩特的沙尘暴有一年居然飘到了日本东京。

沙尘天气里,戴墨镜和口罩显然已经不起作用,上班赶路的人们干脆用丝织密度极高的半透明的纱巾包裹住头部,防沙遮尘,而成为呼和浩特在这样极端天气里一道并不亮丽但却实用的风景。如今我国公民义务植树尽责率在去年达到了58%。这意味着100人中就有58人完成了国家规定的每年植树3棵至5棵的要求。全民万众一心,义务植树,让我国目前国土森林覆盖率达到18.21%,完成20%的国际承诺目标指日可待。因此,纱巾里裹着个大脑袋这一怪要想看到就要等到沙尘暴的天气来看了,而且这样的景象必将随着环境的改善而越来越难得一见了!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七:鼓楼不闻锣鼓来!

和几代几朝古都都有各自的晨钟暮鼓一样,呼和浩特原本也有一座鼓楼坐落在将军衙署旁边。解放后为了拓宽马路拆掉了,空留了一个地名留在了老呼和浩特人的心中。地理位置的中心使其散发着巨大商业利益的诱惑,经过几十年一再的修建拆迁,商铺林立,高架桥飞度,俨然一个现代化都市的街景。

原绥远城钟鼓楼,俗称鼓楼。照片上的钟鼓楼下明显地可以看出是条土路,两边有做小买卖搭的小篷子。鼓楼第一层楼上左有钟、右有鼓,楼檐悬有绥远将军安定手书的“帝城云里”匾额。鼓楼位于绥远城中心,新中国成立初期,鼓楼成了图书馆,由鼓楼四射的东街、西街、南街、北街,修成了柏油马路。可惜的是,1959年为了保障交通通畅,鼓楼被拆除了。清代的将军衙署也就是原来的绥远省政府旧址,它的门口有对石狮子,狮子胸前的字“睡狮猛醒”,现在将军衙署门前那对狮子还在,四个字却没有了。很可能是日本侵华期间给弄掉的。图中是只雄狮子,胸前有个铃铛,后来被砸掉了,痕迹很清楚。关于这个铃铛还有一个传说,说将军衙署门前的这对狮子是灵物,白天就坐在那里,是两只石头狮子,到了夜里,这两只狮子就活了,跑出去到井边喝水,天亮了就回到原地又变成一对石狮子。后来,有一位侠客来到绥远,在夜间遇到这两个狮子,打了一架,把雄狮子的铃铛给打掉了,从那以后,这对狮子失去了灵性,再也离不开原地了。还有人说,这是因为狮子雕刻得太完美了,绥远将军害怕这对狮子成了精跑了,命人把铃铛砸掉了。如今,旧城北门城楼和大南街已经踪迹皆无了,只剩下将军衙署还保留着。

现在的鼓楼早已经面目全非了,除了将军门前的狮子以外,再没有人记得了,老人们即使回忆起来也指不出鼓楼的具体所在了,可叹时光如刀,剥夺的又岂止是看得到的东西呢。正所谓:鼓楼不闻锣鼓来,将军不复门洞开!今人不知楼何在?空留睡狮独徘徊!

呼和浩特八大怪之八:说话尾音往上拽!

呼和浩特方言词汇有区别于其它方言的某些特点,这些特点是针对普通话词汇而言的,正因为有这些特点,才显示了呼市方言的独立性,可以自成体系。 然而,在呼市方言内部使用的词汇则是一致的,即使有点差别也是大同小异,在个别词语上说法略有区别。这里所论述的呼市方言词汇特点是整个方言特点,对个别词汇现象则不予顾及。 “子尾”词 呼市方言“子尾”,相当于普通话的“子尾”。普通话的“子尾”读轻声,呼市方言“子尾”一律读入声[ts]。呼市方言“子尾”几乎跟所有的单音物名词构成名词,原词意不变。凡带“子尾”的物名词,都可以换成“的”尾,“的”也读入声[to?揲]。

由于市内市外、近郊远郊的不同,方言也各不相同,有的甚至相差甚远。总的来说,呼和浩特地区的方言以山西和陕西腔为基调,夹杂着蒙古、满、回族的语言成分,属北方语系。 呼和浩特地区的蒙古族,大都是蒙古语和汉语皆通,由于蒙古语和汉语长期混合使用,形成一批蒙古语与汉语的混合词,如称“年糕”为“拿糕”,“拿”是蒙古语,意为“黏”,“糕”是汉语;称“尘土”为“唐土”,“唐”是蒙古语,“土”是汉语;称“直来直去”为“直忽筒”,“直”是汉语,“忽筒”是蒙古语,意为“井”;称“盗贼”为“贼忽拉”,“贼”是汉语,“忽拉”出自蒙古语“忽拉盖”,意为“贼”。 呼和浩特地区的方言,还常常夹杂着一些满族和回族的方言。如“糊里糊涂”为“糊里巴都”(满语);“不开的水”为“兀突水”,“兀突”即“兀里巴突”(满语);说“办事干脆”为“麻利”(满语)。有些话,虽然是满语,但蒙古、回、满、汉都通用。如“去吧”为“克”,“不安静”为“不消停”,“损坏”为“遭贱”,等等。呼和浩特市区的方言,因位置不同也各有差异。新城满族所操方言,往往是东北和北京的成分多一些,但又能明显听出是当地特有的满洲话。旧城回民区的老住户,一般都操回民腔,有的汉族居民也如此。而玉泉区的老居民,则略带山西口音,但又不是纯粹的山西话。纵观呼和浩特地区居民的方言,有4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带有古汉语、蒙古语的痕迹,如“饺子”叫“扁食”,“拿来”叫“拿将来”,“火柴”叫“取灯”;二是受晋、陕地区影响,发音接近晋、陕腔,如“四”、“是”不分,“志”、“字”不分,“赤”、“刺”不分;三是“儿”化字较多,如“侄(儿)”、“袄(儿)”、“门缝(儿)”等;四是频繁运用重叠词,如“白令令”、“红蛋蛋”、“蓝印印”等。更有趣的是如果您是第一次来呼市,听到即便是普通话里掺杂着个别词汇你也一定会蒙头转向不知所云的。这里举几个例子:

个就——蹲着

二老板——三、四十岁的已婚女人

不尿——不理的贬义用法

一或——一次,一下

能带——鼻涕

费!——疼的时候会这么说

奔儿喽——脑门儿

刻膝盖——膝盖

撇了——乱讲,瞎说

抬死你——整死你

剩——什么

咋来来——怎么了?

悄悄哇——安静

烈着了——生气

坷梁——别扭

疙蛋——疙瘩

不浪——像木头段子的东西

不待要——懒得去

欢欢儿的——赶紧的,快点

妨祖——连累人的人

难活——身体不舒服

搓火——讨厌

但求是——不咋地

猫两眼——看两眼

比兜游子——欠揍的人

各料——固执,不平

各出——皱褶太多,或指小气

各留——细长的物体不直

各跑——常在前面加个’灰’,指不是好人

各蛋——圆的东西,各蛋蛋也是圆的东西比前者小

各搅——搅和,

随着时代的发展,今天的呼和浩特已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了,除了一些上年纪的人和郊区的村民仍保留着浓重的乡音和方言外,绝大多数都说普通话。偶尔会在这些话里蹦出些上诉特有词汇的,我们称之为:“呼普”——呼市普通话!而“呼普”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在他的每一句话后面的最后一个字在发音的时候,都要向上高高扬起,格外的有趣!严重的“呼普”会在叙述事情时候,一句话中的每一个断句档口都会向上扬起,显得娇嗔可爱!

因此,说话尾音往上拽这一明显方言特色,最后成功入围呼和浩特八大怪。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